【沈巍/罗浮生】浮生(38)

下星期二上午十点,法国客轮“昂热号”会从黄埔码头起航,途经香港、海防、西贡、新加坡、科伦坡、吉布提和塞得港,穿过红海、苏伊士运河、地中海,最终到达法国马赛。

马赛是什么地方,罗浮生没有听说过。事实上前面那一大串地名已经让他听懵了,他从沈巍手里接过船票,看着上面花里胡哨的字迹,心里一点概念都没有。

“那要坐多久的船?”

“正常情况下,三十多天就到了。”

“一个多月啊?要这么久!”

“嗯。”

“哥哥,”罗浮生想了想,“我们为什么不自己飞过去?”

沈夜从外面进来,往他手里塞了只四四方方的硬皮手提小行李箱:“飞过去?我不累的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可以啊小浮生,年纪小口气倒不小。你要是不...

跳民族舞(bushi)的小巍巍
穿小熊背带裤的小巍巍

沈巍的凝视

“今天,罗浮生给我穿了裙子,等我变回去,他就完蛋了。”

好气哦,交警刚给我贴上罚单我就到了,他还死活不给我撤销


所以我决定今天也不码字了

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其实……

吸血鬼那篇,两个人一直以来的纠结点,说白了都在于怕伤害对方


从前是巍巍不敢靠近怕伤害生生

现在是生生不敢往前怕伤害巍巍


矫情一点来说,巍面两兄弟都是伤痕累累的死人。

我之前说过,巍巍几百年里其实一直当自己是个已经死了的人。官家贵公子,满腹才华满心抱负,在最好的年纪死了——不能见光,在黑暗里嗜血苟活,永远被人类族群排斥在外,再没有了自己存在的价值,甚至只会对人类造成威胁。这种活法对他来说没有一点意义。

加上他被囚禁,被侮辱,见过这个怪物族群最肮脏不堪的东西,他唾弃吸血鬼的身份,却又永远没法摆脱它。

事实上他也求死过,没死成,他的自尊和骄傲可能也就只允许他做到那一步...

【沈巍/罗浮生】浮生(37)

罗浮生一口气跑回家,才想起来他应该是和沈夜一起去“训练”的。然而已经来不及了,沈巍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,和院子里的罗浮生直接打了个照面。

“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“你没出去啊……”

两人同时出声,罗浮生尴尬地磨了一下鞋底,随口瞎说道:“面面说他累了。”

沈巍有点奇怪:“累了?”

沈夜紧跟在后面翻墙进院子,潇洒落地:“嗯?小浮生累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沈巍一挑眉,看向罗浮生没说话。罗浮生简直想把沈夜重新丢出去,干巴巴笑了两声,找着借口想溜。

“浮生你等等。”沈巍突然喊住他,“刚好,我有点事想跟你说。面面你先自己去玩。”

罗浮生莫名其妙地有点心虚,却见沈夜似乎一点都不意外,进...

说起来,我之前看到有画手太太说(是尔熄!

吃瓜群众能识别的程度:叠图>抄袭>过度借鉴>擦边

所以 ↓

恶心程度:擦边>过度借鉴>叠图>抄袭


对写手来说也差不多,擦边真是emmm

说不得不可说,说了就是你敏感,梗又不是你独有的


【沈巍/罗浮生】变小危机

【流荡】的设定,大概算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一个后续 (?

和正文画风不搭,所以不放进那边合集了,就当一个一发完短篇吧

沙雕脑洞,就想rua rua小巍巍 (bushi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在罗浮生与沈巍在一起的第九十二个年头,两人于已经许多年的岁月静好之后,再一次遭遇了一场严重的外来危机。

黑袍使在追捕一个地星人的途中,不慎着了道,被对方的异能变小了。


真·变小了。


那原本是一个很普通的星期三,罗浮生教完一节散打课回到更衣室,才把锁在衣柜里的手机拿出来,沈巍的信息就进来了。

“浮生,现在有空的话,来一趟这里。”

底下跟着沈巍发过来的一...

【沈巍/罗浮生】浮生(36)

自生日那夜之后,罗浮生就开始与沈巍刻意地保持起距离来,不敢再一直盯着他看,更不敢在黎明时分再悄悄挤进他的棺材里。

罗浮生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,毕竟他们依然一起在夜晚出去捕食,他也依然如常地跟着兄弟两个学习许多新东西。他以为他只是不和沈巍一起睡觉这件事合情合理,本来也只是借了个瞎说的怕黑的理由,更何况棺材那么小,他们不可能老是那么不舒服地挤在一起休息。

可他没想到就这么过了才没几天,沈夜就找了过来。

沈夜借口训练把罗浮生单独提到了海边,一松手放下他,就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你和我哥怎么了?”

罗浮生的发愣却不是装的,沈夜问得太突然,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什么怎么了?”

“你别跟我装傻。都...

【沈巍/罗浮生】反叛者(哨兵向导AU)- 6

是这样的,由于这个坑开了太久,我已经忘记两个月前刚开始想要写的剧情是什么了 (? (都怪春风十里!

所以上上更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改了走向

所以前两天把前几章(主要是第一章)也改了改,删掉了一堆啰里吧嗦的东西

这件事告诉我们,没有大纲、记性还不好的人,千万不要随便开坑

以及并不是我不更,是我还要出差啊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沈巍留罗浮生在宿舍吃晚饭,罗浮生本想拒绝,话到嘴边却没说出来,迟疑的几秒钟时间里,直接被沈巍当做是同意了。

罗浮生现在对沈巍的感觉有点复杂,毕竟任谁被当做小白鼠试药试了三年心里都不会舒服的,但同时,他终究没法对...

【沈巍/罗浮生】时光里(1)

当时光倒退回二十五年前,那是一九九四年的九月一日,东江市新北区育英小学第一次开学的日子。

新北区是东江才开发的区域,从商场集中的城区过来,连马路都没有完全修好。越靠近城北,在新建的六层住宅楼旁边,还能看到开发以前留有的小块田地。

再往北,有新的妇幼保健医院,有金字招牌的东方大酒店,有小百货超市,还有干净的城北菜市场……不宽的水泥马路从一派崭新的楼房间穿过,就到了东江最新建成、设施最新也最全的育英小学。

开学的日子校门口热闹极了,长长的庆祝条幅正依次排开悬挂在同样有六层高的教学楼外墙上,随着晨风鼓动,露出底下新砌的鲜亮又朝气的色彩。

最靠近校门的建筑顶上竖着一颗大大的红色五角星,刷成银白...

1 / 27